脸书更名meta将“元宇宙”的概念推向高潮

外国媒体报道,斯坦福大学教授杰利米·拜雷森(Jeremy Bailenson)斯坦福大学历史上第一门以虚拟现实为背景的课程——虚拟人。这个编号为COMM 266/COMM 166的虚拟现实(VR)本课程可以让所有选择本课程的学生打破空间限制,在世界任何地方戴上VR头盔,出现在同一个“课堂”上……

随着《头号玩家》、《失控玩家》等科幻电影的上映,观众也感受到了互联网科技公司在大屏幕上预测的下一个互联风口——“元宇宙”(Metaverse)。

最近,脸书改名Meta将“元宇宙”的概念推向了高潮。除了Meta,全球互联网公司已悄然布局“元宇宙”轨道,投资收购相关技术设备公司。例如,字节跳动在2021年收购了VR设备公司Pico, 2020年,腾讯投资了世界上最大的多人在线游戏创作平台Roblox, 今年,微软推出了混合现实合作平台Microsoft Mesh……

↑VR设备放置在斯坦福大学教室里

互联网科技公司追捧的“元宇宙”是什么?“元宇宙”会对人类未来社会的发展产生什么影响?

红星新闻采访了斯坦福大学虚拟人交互实验室 (VHIL) 杰利米,发起人和总监·VHIL博士后学者安娜,拜雷森教授,专注于人类行为和虚拟现实技术·奎罗兹(Anna Queiroz),探索人类未来的“元宇宙”世界。

2003年开设的“旧瓶装新酒”课程

早在2003年,拜雷森教授就开设了“虚拟人”课程。他告诉《红星新闻》,他在研究生时期的最后一年读了一本名为《神经漫游者》的书(Neuromancer)“我对这部小说非常感兴趣,所以我开设了“虚拟人”课程。这部小说也成为我开设这门课程时使用的第一本教科书。

《神经漫游者》是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于1984年创作的科幻小说,在书中创造了一个博客空间(网络空间),从迷恋高科技的角度观察世界,并成功地预测了20世纪90年代的计算机网络世界。

但在此之前,本课程主要由助教和一些学生演示如何使用VR,同时,用户数量和多人共享的虚拟现实空间规模非常有限。然而,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袭来,斯坦福大学不得不采取远程教学的形式,这也给这门课程的发展带来了机遇

据拜雷森教授介绍,去年夏天学期,有100多名学生选修了这门课程。今年秋天学期,300多名学生表示想申请这门课程,“这约占斯坦福大学所有本科生的5%。”最后,约有175名学生成功选择了这门课程。

↑通过佩戴设备,学生们一起进入虚拟课堂

拜雷森教授说,虽然疫情让每个人都无法在物理空间相聚,但他可以通过学习多年的虚拟现实技术,将学生重新聚集在虚拟课堂上。数百名学生像潜水面具一样戴着虚拟现实头盔,手里拿着两个控制器参加了整个远程课堂。

这些“课堂”可能在博物馆、实验室、海底或火山口。通过沉浸式体验,学生可以在一个新的、虚拟的、互动的环境中感受到书中只能感受到的东西。

拜雷森教授说,这个“虚拟人”课堂是一个内部的“元宇宙”,每个学生的存在都以头像的形式呈现。

“元宇宙”:人类成为现实和虚拟世界的两栖物种

“元宇宙”一词起源于美国作家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这部小说描绘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巨大虚拟世界——“元世界”。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人在“元世界”中有一个虚拟分离。人们通过数字化控制虚拟分离,在虚拟世界中相互竞争,提高自己的地位。

数据图。工作人员用虚拟现实体验设备感受到中国农业科学院南方育种研究中心的强大功能。

拜雷森教授认为,“元宇宙”就是通过虚拟现实和地点等一切事物AR(增强现实) 形成的集合。他说,从广义的角度来看,VR它是指任何合成感官带来的体验,包括幻觉、梦想和人类佩戴虚拟现实设备后的身临其境的虚拟环境。”元宇宙是所有身临其境的虚拟环境的集合,未来可能会完全应用于人类的社会生活。”拜雷森教授说。

安娜·奎罗兹直接用“虚拟世界”来形容“元宇宙”。安娜向红星新闻解释说:“你可以随时戴上设备,和朋友一起跑步,一起看电影,在这个新世界里一起工作。

对于这样的场景,Meta在其远程工作合作平台上进行了尝试Horizon Workrooms中间,用户可以佩戴Oculus VR设备,访问3D虚拟“办公室”。与Zoom等视频会议软件不同,用户可以在“办公室”看到同事的虚拟形象,选择日常穿着,也可以像现实中那样敲击虚拟键盘。同时,空间音频技术也能让用户听到“办公室”各个角落的声音,甚至“办公室”之间的同事也成为可能。这也是Meta推出的最重要的“元宇宙”应用。

↑数据图。脸书更名meta将“元宇宙”的概念推向高潮。

目前,中国科技界对“元宇宙”还没有公认的定义,但学者普遍认为“元宇宙”是一种整合各种新技术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式,包含了社会、内容、游戏、办公等场景变革的巨大机遇。

根据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2021年元宇宙发展报告》,2020年是人类社会虚拟化的临界点,2021年可称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所体现的线下线上融合发生在各个领域。物流、金融、医疗、环境和日常生活将深刻改变现有社会的运作,人类将成为生活在现实和数字网络世界中的两栖物种。

而安娜·奎罗兹指出,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将来将完全依赖虚拟世界。人类社会有许多技术可以实现远程交互,但人类具有真正的社会属性,现实世界中的社会活动不会被虚拟世界所取代。”我们仍然会去公园、散步、聚会和吃饭。人类在现实世界中获得的幸福在虚拟世界中是无法获得的。

她分析说,在“元宇宙”概念出现的头几年,人们可能会感到好奇和兴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慢慢冷静下来,开始寻找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的平衡。“最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什么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做,什么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做。”安娜说,每个人都需要不同的平衡和不同的时间。

沉浸式体验:影响人类现实世界的思想行为

拜雷森教授除了改变人类在现实世界中的生活方式外,还认为“元宇宙”中的行为也可以改变人类在现实生活中的思想,并将在教育、环境保护、反种族歧视等事务中有广阔的应用空间。他说:“实验表明,沉浸在虚拟世界中的体验会影响人类在现实世界中的思想和行为。

↑数据图。参观者在第四届世博会上体验沉浸式VR滑雪。

安娜·奎罗兹一直在研究虚拟现实技术对人类行为的影响。她说,实验证明了人类在虚拟世界中的想法和行为可以转化为现实生活。在一次实验中,她让一组实验对象通过虚拟现实技术亲身体验树木被砍伐的过程,然后观察它们是否会减少纸张的数量。“在虚拟世界的森林里,他们可以用操纵杆来控制树木的砍伐,”她说,“他们必须按要求砍掉一定量的树木。” 最后的实验结果显示,由于“亲自”砍树,这组实验对象的纸量减少了近20%。

在她参与的另一个实验中,实验对象被要求在虚拟沿海地区佩戴虚拟现实设备。”参与实验的人可以选择5年、10年、20年甚至30年后的场景。他们可以亲身体验到海平面上升是多么可怕。”她说,通过身临其境的体验,人们可以直观地体验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这也大大提高了人们的环境意识。

除了环境保护,沉浸式体验甚至有助于减少种族矛盾。VHIL曾经推出过沉浸式体验课。在这个“课堂”中,学生可以亲身体验一些人遭受的种族歧视。拜雷森教授强调:“通过沉浸在虚拟世界中体验他人的不幸,我们可以增强参与者的同理心,让参与者更愿意在现实世界中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将使参与者完全确定他们已经成为他们所扮演的对象。”

下一个接替移动互联网的互联网时代

技术渴望新的突破,用户希望新的体验,资本期望新的出口。在当前的互联网发展中长期以来,在传播载体、内容传播模式、互动参与等方面缺乏突破,导致互联网产业呈现出“未发展的增长”。“元宇宙”概念的提出可能会实现互联网技术的迭代和更新。据报道,元宇宙可能是下一个取代移动互联网的互联网时代。

↑数据图。提出“元宇宙”概念,或将实现互联网技术的迭代和更新。

拜雷森教授说,疫情过后,Zoom当使用远程交互软件时,人们相信对虚拟现实的研究是有意义的。”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许多在现实世界中可以做的事情也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实现。”他说,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将现实世界中的活动转移到虚拟世界将成为未来的趋势。

“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投入大量资金和资源研究,使VR头戴设备不再遥不可及。过去,如果人们想进入虚拟世界,他们需要通过价值100万美元的实验室和超过4万美元的头戴设备(约25万元)。现在在家里安装VR系统只需要400美元(约合人民币2500元)。拜雷森教授说,在过去的几年里,各大科技公司对虚拟现实设备的研究使虚拟现实设备成为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东西,这也为“元宇宙”的未来做好了硬件准备。

尽管如此,安娜还是说,对大多数人来说,虚拟现实设备的价格仍然非常昂贵。”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挑战之一,”她告诉红星新闻,“只有在价格问题得到解决后,虚拟现实才能得到大规模的推广。

除了硬件,VR内容、场景等,也是研究人员未来需要努力的方向。安娜说,在环境中体验绝对是最好的学习方法。“在未来的世界里,更多的人可以通过虚拟现实体验以前从未经历过的场景。“她进一步解释说,在现实世界中,只有少数人能去北极看冰川,下海看珊瑚礁,因为价格昂贵,环境恶劣。“但在未来的元宇宙中,更多的人可以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在虚拟世界中体验这个神奇的宇宙。”

拜雷森教授认为,VR为了应对汹涌的“元宇宙”,内容创作者需要创造更多适合虚拟世界的内容。

红星新闻记者 范旭 实习记者 黎谨睿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新闻,报道有奖!

版权声明:元宇宙官网下载 发表于 2023-01-23 8:45:27。
转载请注明:脸书更名meta将“元宇宙”的概念推向高潮 | 元宇宙,区块链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